摄影器材指南

【旅游籽】邮筒癡汉 追寻皇冠唛

有人总喜欢闪闪躲躲绕过乜乜乜,旧同事形容过冼伟文是邮筒癡汉,爱得理气直壮,二○一○年口诛香港邮政保育不周,徵集网上义士,成立旧邮筒搜索队,製作香港旧邮筒地图,无心插柳成为指路明灯。三代事头印记佐治五世(1910-1936)邮筒採用美术草书字体GR内含罗马数字V。

佐博发彩票治六世(1936-1952)邮筒细节与五世时没有大变,只是美术草书字体GR裏的罗马数字变成VI。伊利沙伯二世(1952-)邮筒上的字样变为ERII,字体改为TimesNewRoman并加上皇冠图像。

过去香港邮政在其一百五十及一百六十周年纪念,推出以邮筒为主题的邮票,由维多利亚年代至回归后的特区政府,由红色圆柱型转为绿色方型邮筒,见证这百多年之变化,冼伟文每每想起索罟湾英皇佐治五世GRV圆柱型邮筒。搜索队成立于二○○九年,网址上写道组织搜索队,到可能地区,作彻底搜寻。

每名队员都有个代号,他便是柠檬头队长,每年进行年检,替旧邮筒做纪录。在二○一○年一月,冼伟文去信,要求邮政署立即停止拆毁南丫岛索罟湾的旧邮筒,邮政署回覆邮筒内部锈蚀须拆走,他当然不服气,后来事件闹大,长春社及多间传媒亦撑此事,香港邮政终在六月转軚,委託建筑署修复该邮筒,同时文物保育专员办事处公布保育九个殖民地时代邮筒,其实修复并非不可行!

救得一个得一个。冼伟文至此觉得每年须覆检,即使走遍港九离岛都值得,每一步都是拯救历史文物。

我会觉得,搜索队真正的成立日期,其实是二○一○年六月。厚漆剥落 熟悉的红乍现并非所有努力都有收穫,重点保育的旧邮筒只有九个,其他旧邮筒的命运却个个不同,每年覆检时,最常遇到的情况,并非生铁锈蚀,而是那模糊不清的皇冠徽号,油漆的保护很重要,可以避免锈蚀。

原来重点保育跟非重点保育的待遇差别那么大,其实很心痛,如果锈蚀越来越严重,最后邮筒损坏便救不回了。厚漆剥落,露出部份底层,那抹红如此熟悉,看到大概会感到欷歔。

翻开旧剪报,冼伟文曾说过,希望仍然服役的旧邮筒重新披上原来的红色,并加设说明牌,如今愿望变得渺小,希望承办商认真地刮去旧漆,还旧邮筒尊严。数年过去,旧邮筒名单依然不变,山顶太平山餐厅门外的伊利沙伯二世邮筒曾因交通意外被削顶,香港邮政亦迅速复修,反映香港邮政的关心。

重点保育 佐治五世佔七个怀殖民的旧时,我们总会记起事头婆伊利沙伯二世,现存的旧邮筒亦以她的名下最多,不过重点保育的九个旧邮筒,其实是包括七个她的爷爷佐治五世的邮筒、一个爸爸佐治六世的邮筒,以及形状独特的中环苏格兰皇冠邮筒,是现存服役邮筒中最古老。英皇佐治五世由一九一○至一九三六年在位,集邮人士称其为鬍鬚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