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植物

俄远东老人到中国养老:一千元人民币就能应付一切

一般来说,靠着1.2万卢布的平均退休工资,俄罗斯退休人员可以到乡间别墅度假。俄罗斯网站9月29日报道称,但并非只有这一种选择!西伯利亚和远东已有4万名老人搬到中国长住,超过10万人在那里办理了临时居住签证。

这些是中国资料中登记的数据,因此是可信的。根据中国的移民政策,倘若一个城市的俄罗斯人数量超过一万人,政府就应采取专门措施:简化不动产办理手续、播放俄语电视新闻、商店和公共交通务必同时使用中俄双语。

10个中国城市已经实施了上述措施。而哈尔滨、珲春和黑河是率先这么做的城市。

由于靠近俄罗斯,它们最受俄退休人员青睐。报道称,俄罗斯退休者是本世纪头十年中期最早来到中国的移民。

当时,布拉戈维申斯克和其他边境城市的老年居民开始出租或出售自己的俄罗斯房产,用这笔钱在中国租房或买房。原因很简单:俄罗斯退休金在国内只够勉强度日,在中国却变成了不菲的财富,足以舒适地生活。

瓦莲京娜·费奥多罗夫娜和彼得·科兹洛夫今年75岁了,5年前离开布拉戈维申斯克的两人向讲述了他们是如何通过迁居中国摆脱贫困的。瓦莲京娜悲伤地回忆道:“当时,我们的亲朋好友都在俄罗斯,我们也担心自己能否适应异国他乡、能否学习他们的语言。

那时生活十分窘迫。我的退休金是6500卢布,老伴的是8000。

交公共事业费需要4000卢布,还要购买日用品、药品,吃饭的钱所剩无几,衣服根本买不起,将就穿旧的。而从中国回来的朋友衣食无忧、心满意足,他们的退休金数量与我们相同,却能应付一切,还有富余。

于是,我们决定搬到中国。科兹洛夫夫妇留下了布市的房子,用变卖车库和旧“日古力”汽车以及亲戚资助和银行贷款筹得的40万卢布在黑河也买了一套两居室,但面积比原来多出50%——65平方米,带两个卫生间和两个阳台。

最主要是,房子挨着过去在布市的邻居。瓦莲京娜说:“20个朋友的家就住在附近。

整个城市也有许多俄罗斯人,无论走到哪里,到处都是自己人。这很好,可以互相帮助,也能了解许多信息。

我们预订大巴结伴出游,但还没到过北京。我们不害怕与中国人接触,还跟他们交上了朋友。

瓦莲京娜每周六都到市合唱团唱歌。她不知道歌词,只是哼唱曲调,但中国人认为她唱得很棒。

得益于在合唱团的练习,瓦莲京娜学会了300个汉字,而坐在家中的老伴只会150个。日常交往需要认识至少1500个汉字。

生活在黑河的许多俄罗斯人掌握了更多汉字,到中国的机构办事时几乎不用求助翻译。但总的来说,他们没什么机会去政府机构:税警不会找麻烦,也从来无需报警——黑河的犯罪率几乎为零,街上平静安宁,可以做到夜不闭户,尽管黑河不是一个小城市,有30万人口。

返回列表